当前位置: 主页 > 唐伯虎 > 内容

史·文苑传(1

时间:2017-08-18 14:21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孫玉聲名家振,署漱石生,别署警梦痴仙,以字行世,上海人也。同治元年(1862)生,光緒十七年(1891),爲《新聞報》主編,此後終身爲報人。然亦長於小說,有《退醒庐十种》以下二十余種,尤以《海上繁華夢》爲著,凡百回七百萬言,由樂群書局發行。文明書局見之,約其續撰。書成付梓,遇火焚殘,又爲補成。一季即再版,即《續海上繁華夢》也。席子佩辦《申報》,邀玉聲再續,於是有《新海上繁華夢》。以創辦上海圖書館事劬,故僅成初集,無暇複作矣。總繁華三夢,於上海掌故,足資存錄。而于曲院情形,更可謂無微不顯,讀之可得徹悟,知煙花之不可迷戀也。

  玉聲素與梨園友善,有戲曲論著如《三十年來上海伶界之拿手戲》、《上海梨園變遷志》、《上海百名伶史》等。又嘗遊日本,羨其遊藝,遂說黃楚九建樓外樓,此上海遊樂場之始也。玉聲與吳趼人、韓子雲爲摯友。初與子雲相識于京師,已而同船南下,旅途無聊,各爲小說。互示之時,子雲見《海上繁華夢》,乃易己名爲《海上花列傳》。玉聲見其通體吳語,恐讀者不甚了了,故勸其改之,子雲不肯。及出版,其銷遜于《海上繁華夢》多也。民二十九(1940)病卒,年七十有九,臨終有詩名《有家歸不得》,絕筆小說則爲武俠《掌心雷》。

  吳沃堯本名寶震,字小允,號趼人,南海人也。以居佛山鎮,亦署我佛山人。世代簪缨,曾祖容光曾爲湖南巡撫。沃堯于同治五年(1866)生於京師,兩歲時父遷仕浙江,乃隨母返寓佛山。無何父死,叔父侵佔家財,遽轉貧困,至饔饗不繼。十餘歲,赴滬爲江南製造局謄寫。漸次投身報界,嘗遊日本,往還於滬漢之間,然終定居上海。

  沃堯以少經家變,特矜氣節,不喜宋儒,弗事科舉,而專好小說。初作《海上名妓四大金剛奇書》,之後十餘年內,作小說三十餘種。尤爲世所重者,有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》、《痛史》、《九命奇冤》三種。或諷刺辛辣,後人謂之譴責小說。或借古哀今,因爲痛史。或離奇公案,以警時弊。然其捷才如此,故辭氣稍浮,筆無藏鋒,甚或過甚其辭,以博時人之好。且因救世情竭,故厭世念生,故亦不免頹廢。複有《恨海》小說,記庚子年小兒女之事。當初以十日寫就,然版後偶取閱之,至其悲慘處,輒自亦墮淚,竟不復知當初何以下筆也。沃堯每伏案下筆,輒心無旁騖,著紙萬言,不加點竄。恒以長夜爲之,昧爽少休,日初更起而治小學校事。兼之嗜酒如命,每當大醉,輒高誦《刺客列傳》,了無顧惜。故有喘疾,宣統二年(1910)卒,年才四十有五。身後余大洋四角而已,生平豁達之故也。

  沃堯生未及民國,即其於前清亦不屑。嘗云:“觀今日之社會,誠岌岌可危,固非急圖恢我固有之,不足以維持之。非徒以輸入文明,即可以改良革新者也。意見所及,以小說體,一暢言之。”

  李寶嘉字伯元,署南亭亭長,又署遊戲主人,江蘇武進人也。同治六年(1867)生於山東,自幼喪父,依伯父宦遊。少擅詞場,舉亦補廩貢生。無何伯父卒,乃內傷門庭之變,外感甲午之敗,慨然有問世之志。因思報紙爲民,藉以發聾振聵,必較有效,乃赴滬辦報。十年之內,不曾挪步。其辦《遊戲報》,倡以詼諧之筆,寫遊戲之文,以收勸懲之效。上自列邦,下逮風土人情,文則各體不限,然每版必以妙趣點題。无为斋-中国书画艺术网,故風行滬上,效顰者無算。伯元猶笑曰:“若何善步趨而不知變哉。”遂售此報而另辦《世界繁華報》,談風月,說勾欄,頗違其初衷,然一時竟執小報之牛耳。

  光緒二十九年(1903),爲商務印書館主編《繡像小說》半月刊。振衣握發,立裨國利民開化下愚之旨,故多譏諷朝政,激勵鼎新之類。伯元乃益行文於此,自庚子以下,得小說七種。時人讀其《官場現形記》而歎曰:“中國官場,魑魅魍魎靡所不有,實爲世界一大污點。然數千年以來,從未有人爲之發其奸而摘其覆者。有之,則自南亭此書始。”其《文明小史》則以康、梁爲邪說惑世,力主由朝廷溫和改良爲尚云耳。此外,尚有《庚子國變彈詞》、《海天鴻雪記》、《中國現在記》等及《南亭筆記》十六卷,于清季佚聞,多有拾取焉。《庚子国变弹词》,有其父兄仳离逃难之实事,故虽为说部,亦尤可信。

  伯元輕,禦史周樹模曾彈劾其文字輕佻,皆一笑卻之。惟其伏案太甚,至殫精竭慮,遂至積瘵不起。光緒三十二年(1906)卒,年才四十。身後無長物,賴伶人孫菊仙殮之。

  黃小配名世仲,以字行,號黃帝嫡裔,別署禺山世次郎,番禺人也。同治十年(1871)生,曾爲同盟會主編《中國日報》。民元,爲廣東民團局局長,爲陳炯明所殺,年僅四十二。有章回小說十五種,以《洪秀全演義》五十四回,倡種族,爲其代表作。又有《廿載繁華夢》、《宦海升沈錄》等,《宦海升沈錄》記袁世凱本事,喟曰:“便是獨立得來,終不脫統治,于國民斷無幸福可言。”皆得應驗矣。

  張春帆名炎,以字行,別署漱六山房,常州人也。同治十一年(1872)生,少鬻文于蘇州,後曾爲官。已而辭官赴滬,作《九尾龜》小說,百九十二回,百萬餘言,自光緒而宣統,連載五年。記滬上富豪妻妾之事,有影射,有時並非公允。自標醒世之名,時人目爲狹邪小說,流傳甚廣。魯迅以爲溢惡之作也。又辦《平報》,多刊文壇掌故,范煙橋、趙眠雲、平襟亞、林步屋、鄭逸梅等常爲撰稿。性嗜電影,好寫影評。小說則有《摩登淫女》、《反倭袍》、《風塵劍俠》等十余種,武俠、社會、反案俱全。民廿四卒,年六十四。

  曾朴字太樸,改字孟樸,自號東亞病夫,常熟人也。同治十一年(1872)生,冠年中舉人,翌年入京趕考,以墨汙考卷未取。即捐官內閣中書,無何感甲午之敗,乃入同文館學法文。有異材,名聞京師,然欲事外務。終不得志,乃拂袖出京,赴滬辦實業。間與譚嗣同、林旭朝夕相聚,籌謀新政。戊戌年,以父喪未赴京維新。俄而聞六君子罹難,疾返鄉裏,興小學,辦日文班。曾有常熟沈北山冒死上疏,請太后還政光緒,殺榮祿、剛毅、李蓮英以謝天下。太后,北山乃奔匿孟樸宅。庚子年,經元善聯名一千二百三十人上書諫廢立,孟樸在其中焉。已而赴滬辦絲廠,不成而罷。光緒三十年(1904),與丁初我、徐念慈辦小說林書社,專爲出版中外小說。曾有金松岑者,爲留日學生《江蘇》雜誌作賽金花本事小說。才作六回,適孟樸等辦小說林社,乃倩孟朴爲續。於是改削松岑所作,又續作二十九回,名《孽海花》。時全浙保,孟樸亦深與其事,深恨朝廷昏聵,故偶有思想。《孽海花》所記,無非當年逸史,然其文字優勝,多氣,遠超同類小說多矣。三十三年(1907)又辦《小說林》月刊,翌年停刊。間入預備立憲公會,倡君主立憲,已而入端方幕,薦爲候補知府。辛亥後,爲蘇省議員,歷任官産處處長、財政廳廳長、政務廳廳長等。國民軍北伐至江蘇,始去,赴滬辦真善美書店,與邵洵美比鄰而居,郁達夫等時相過從。達夫且以孟樸爲中國新舊文學之橋梁也。民廿(1931)返鄉,民廿四(1935)卒,年六十四。遺篇尚有《魯男子》等十餘種小說,《鐘樓怪人》等譯書數種。惟《孽海花》風行不輟,當時尚有張鴻、陸士諤兩種續篇,而以張續爲尚。

  狄楚卿字葆賢,號平子,別署平等閣主人,江蘇溧陽人也。同治十二年(1873)生,少東渡留學。已而與唐才常回國舉事,事敗乃辦《時報》,重康梁學說,亦重小說,以爲可與經傳並列,當與社會生活相結合。又好佛學,爲上海佛教會護法。民十(1921)卒。

  李涵秋名應漳,號韻花,別署沁香閣主,以字行世,揚州人也。同治十三年(1874)生。十三能詩,愛評話,能画菊。弱冠中秀才,赴武漢爲幕賓,詩名冠於三鎮。常有好女子契詩承教,同鄉胡瞿園妒之,乃誣其爲黨,幸得免,然意氣少歇。又作小說《雌影蝶》,爲詩友所剽竊。其《雙花記》始見於漢口《公論新報》,少時情愛,一時傳遍江城。複潛心而作《過渡鏡》,亦寄少時相思,且刺宵小生態。初無人問津,報人錢芥塵見之,大加稱許,爲改名《廣陵潮》,連載於《神州日報》副刊,前後十年,價增數倍。涵秋歎曰:“近日涵秋猶是昔日涵秋,何前棄而今取耶。則信乎文字無定評,惟虛名是重耳。”

  涵秋複有《俠鳳奇緣》、《戰地鶯花錄》等,均情節離奇,如石破天驚,不可捉摸。又前後順暢,略無滯礙,寫情繪物,入木三分。惟書空咄咄,閉門造車,雖名滿滬上,實至民十尚未曾一至也。是年,赴滬主編《小時報》,不善應酬,不樂居城市,遂於次年返裏,民十二(1923)病卒,年五十。遺長篇三十六部,短篇二十,詩集五卷。

  包天笑名公毅,字朗孫,吳縣小商人子也。光緒二年(1876)生,父早亡,家貧爲人客館。十九歲中秀才,從徐子丹學詞章,又自學外語。已而經營東來書莊,生意頗佳。又主編《勵學譯編》月刊,名動蘇州,此勵學會會刊也。二十七歲,與楊紫驎合譯《迦因小傳》,署吳門天笑生,時人以爲強于林琴南所譯。光緒二十八年(1902),赴滬主持金粟齋譯書處,識章太炎、章士釗、馬君武、張元濟、鄭孝胥等,翌年扶病回蘇州。三十二年(1906)再赴滬,編輯《時報》、《小說林》,創《小說時報》、《小說畫報》、《小說大觀》,入南社,兼職於商務印書館。好改編外國小說,轉爲中國故事,不求拘於原著,如《馨兒就學記》、《苦兒流浪記》、《棄石埋石記》,均獲教育部嘉獎。《空谷蘭》、《梅花落》等,則改編爲電影。又隨手掇拾黑幕醜聞,成《上海春秋》小說,博談資耳。惟其《留芳記》小說,借梅蘭芳本事,遍數掌故。以筆力不濟,止二十回終。林琴南比之於《史記》、《桃花扇》,時人以爲妄。抗戰中困居上海,多市井之文,非關鴻旨。民國三十八年(1949)后,定居,有《釧影樓回憶錄》,閑夢蘇州舊事。又作《我與鴛鴦蝴蝶派》,自辨非其儔類。余者有《新白蛇傳》等。一九七三年卒於銅鑼灣法國醫院,享年九十有八。

  趙煥亭名紱章,以字行,玉田人也。光緒三年(1877)生,少隨父宦遊,每有所得,輒隨手而記,故善作筆記小品,有《今夕齋叢談》。民十二(1923)作《奇俠精忠傳》,與平江不肖生《江湖奇俠傳》並重於世,人稱南向北趙。自此有武俠小說一十九部,又有《明末痛史》、《迴圈鏡》等,記歷史、志怪。然常爲報人所欺,於是封筆,以鬻字爲生。一九五一年卒,年七十五。

  蔡東藩本名郕,字椿壽,號東藩,晚號蒼髯叟,浙江蕭山人也。光緒三年(1877)生,少以優貢生朝考入選,調江西候補知縣,不久稱病歸裏。辛亥年從福建。民四(1915)始作歷史小說,演義古今,以正史爲經,以軼聞爲緯,務求確鑿,不尚虛誣,且自批自注,總曰《歷朝通俗演義》。惟其《民國通俗演義》由許廑父續成。餘者皆十年之內草就,亦爲一觀止也。亦精通醫道、古文字。民卅四(1945)病卒,年六十九。嘗云:“我爲我文,不必不學古人,亦不必強學古人;不必不學今人,亦不必盲從今人。

  許廑父名與澂,字棄疾,又字一廠,別署顔五郎,蕭山人也。民初之人,極好交遊。民九(1920)左右赴滬行文,與嚴芙孫、孫緯合編《小說日報》。自有《滬江風月傳》、《南國佳人傳》、《八仙得道傳》、《歷代劍俠傳》等小說,一夜可寫萬字,人呼許一萬。然尤以續蔡東藩之《民國通俗演義》後四十回爲著。蓋蔡東藩演義止於民九,至此十稔,故續之耳。且廑父與東藩有同鄉之誼,素來交好,故亦爲一樁美事也。之後主編《浙江商報》,寡爲小說。卅八(1949)後,辭報職。一九五三年病卒。

  徐卓呆名傅林,字築岩,以吳語諧音卓呆,署半梅,吳縣人也。光緒六年(1878)生,七歲喪父。曾留學日本學體育,歸而編體育課本,創學生體操,此中國第一人也。又傳西洋交誼舞,此亦中國第一人也。民元,爲《時報》品評新劇,倡戲劇改良。以不喜界內人物,乃專力於小說。所作《非嫁同盟會》、《李阿毛外傳》、《人肉市場》、《何必當初》、《分割後之吾人》,皆令人莞爾之類,然多有所喻,近世滑稽小說之一人也。又嘗編輯《時事新報》,入中華書局,辦電影公司。民十三(1924),譯編《影戲學》,與話劇相區別,中國電影理論之第一人也。性詼諧多智,曾研製科學醬油,命名爲良妻牌,生意頗佳,因亦自號醬翁。卅八(1949)後留居上海,有《話劇創始期回憶錄》。一九五八年卒,年七十一。

  陸士諤名守先,又字雲翔,署雲間龍,江蘇青浦人也。光緒四年(1878)生,幼年家道中落,爲典當行學徒。稍長,從唐純齋學醫。之後懸壺濟世,名列滬上十大名醫,有醫書十餘種。又自幼愛讀稗官野史,故亦好作小說,有《清宮演義》等百餘種,除演義外,多武俠、密聞、補續、翻案之類。奇思妙想,於《新三國》諸書可見也。《十尾龜》則記上海魍魎社會,文筆通暢,似勝於張春帆《九尾龜》,惜本已殘。亦有《蕉窗雨話》等二三筆記體,如《馮婉貞》等,後世編入教材。別有《新中國》小說,又名《立憲四十年後之中國》,馳想宣統二十年於浦東舉辦萬國博覽會之事,有浦江大橋、地鐵、隧道,及于陸家嘴建金融中心,跑馬廳建大劇院,皆與後世相合,足令後人瞠目。抗戰間蟄居上海,民三十三年(1944)中風卒,年六十七。次子鳳翔,曾任石家莊。

  惲鐵樵名樹鈺,以字行,江蘇武進小吏子也。光緒六年(1878)生,十六中秀才,稍長入南洋公學。畢業執教于浦東,曾以章回體譯巴爾扎克、莫泊桑作品。民元,入商務印書館,主編《小說月報》六年,兼編《小說海》雜誌。遴選雅潔之作,看重後起之秀,如魯迅、張恨水、徐悲鴻等未成名時,均得青睞。自撰有《工人小史》等小說,短篇則別有結構,句法新奇。無何長子病故,乃辭印書館職,發憤學醫,曾就學于汪蓮石。久之精於脈理、溫病,有醫論二十二種,輯爲《藥盦醫學叢書》,亦一代名醫也。偶見余雲岫以西醫理擊中醫,乃作《群經見智錄》駁之。畢生與章太炎交好,常與論道。民廿四(1935)卒於上海,年五十八。

  程瞻廬名文棪,又字觀欽,署望雲,蘇州人也。光緒五年(1879)生,平生任教行文,多於《小說月報》登載詼諧小品,尤以《唐祝文周四傑傳》、《小器國》等爲著。德,知名數學家也。

  陳蝶仙名壽嵩,字昆叔,改名栩,字栩園,取莊生栩栩化蝶之意,自號蝶仙,別署天虛我生,錢塘人也。光緒七年(1879)生,前朝貢生。初爲報人,民初入南社,詩文享譽當時。曾主編《談》,即《申報》副刊也,鼓勵小說。撰有《玉田情史》、《淚珠緣》、《井底鴛鴦》等百餘種,皆言情之作,又譯有西洋偵探小說多種。又創辦家庭工業社,於江南一帶經營牙粉、造紙、藥油等,力倡國貨。其實業於抗戰中損失甚巨,遂移至西南後方。民廿九(1940)病卒於滬,年六十二,詩詞輯爲《栩園叢稿》。子小蝶,女小翠,均有詩名。小翠死難于,有《翠樓詩草》四卷遺世。

  王濬卿者,別署八寶王郎,江蘇寶應人也。家貧,遍遊天下,舉債捐縣丞於廣東。小說有《冷眼觀》、《女界爛汙史》、《遊學怪史》、《前世鑒》、《孽鏡臺》等,皆冷眼旁觀,峻峭筆法,與別家不同。後世多見其《冷眼觀》小說,以第一人稱記事,萍蹤浪迹間,見蠅營狗苟,爲不可多得之佳作也。

  姚鵷雛名錫均,字雄伯,別號宛若,松江人也。光緒十八年(1893)生,屬龍,因亦號龍公。世爲米商,至父輩始敗。幼奇鈍,十三歲突穎悟。長成肄業于京師大學堂,南歸識葉楚愴、柳亞子,入南社。好讀陸遊詩,存輯《恬養簃詩》三千余章,皆近宋詩,又有《蒼雪詞》,近南宋。已而赴新加坡編輯《民國日報》。民十六(1927),爲南京秘書長,無何市長何民魂遭罷黜,乃隨之走武漢。旋返滬鬻文度日,有《龍套人語》、《恨海孤舟記》、《海鷗秋語》、《燕蹴箏弦錄》、《風颭芙蓉記》、《春奩豔影》等小說,或正色言社會,或敷寫言情,多文言之作。方家以爲得林琴南薪傳,而婉約跌宕之處猶有過之。之後爲江蘇秘書,遷鎮江十餘載。已而退入陪都,入于右任之監察院。卅八(1949)後,由柳亞子薦爲文史館員,不久任松江副縣長,能一芥不苟。一九五四年卒於胃潰瘍,年六十二。

  范煙橋名鏞,字味韶,一字煙橋,別署愁城俠客,范仲淹人也。明末遷吳江,至煙橋已十世,藏書閎富。光緒二十年(1894)生,幼好臥讀彈詞,近視。少從金天翮讀,文思大進。十八歲入蘇州省立二中,葉聖陶、吳湖帆、陳子清、蔣吟秋、江紅蕉、鄭逸梅與同學焉。稍長識柳亞子,入南社。民初入南京民國大學商科,以二次輟。翌年,投小品於《時報》,包天笑嘉錫之。民十一(1922),隨父遷蘇州,家有園林馨美,自居東偏小築。時有蕙作,嚴獨鶴、周瘦鵑、畢倚虹、江紅蕉等常來約稿,可日呈數千言,多小品,輯名《煙絲》出版。亦有單行之長篇《孤掌驚鴻記》。於是文友頗興,組星社,漸有百餘人,頡頏十餘載。民十六(1927),撰成《中國小說史》,凡二十萬言,以周秦爲混合時期,漢隋爲獨立時期,唐明爲演進時期,清以下爲全盛時期,未提及新派小說,而以徐枕亞、李涵秋爲尚,故爲小說史之異幟也。煙橋素惟美,以珊瑚比文學,遂辦《珊瑚》半月刊,曾遠銷海外。又輯《銷魂詞選》,撰《學詩門徑》,錄歷年筆記爲《茶煙歇》,然其爲世所重者,尤在小說之研究也。

  民廿五(1936),入明星影片公司,撰《無花果》、《解語花》等劇本,改編《西廂記》、《秦淮世家》、《三笑》、《亂世英雄》等,亦爲流行歌曲填詞,且兼東吳、大夏大學小說課程。抗戰後,物價飛漲,賣文鬻字爲繼,撰《石破天驚》小說,連載於《西北日報》。又編輯《文匯報》,有《花蕊夫人》小說集、《長相思》劇本。民卅八(1949)後,有《唐伯虎外傳》、《李秀成演義》、《韓世忠與梁紅玉》、《南冠草》小說,多刊於海外。仍居蘇州,入促進會,從事文史工作,有《拙政園志稿》。又補續其《小說史》,訂曰《民國舊派小說史略》,斯文遂得記錄焉。中恐禍及己,乃盡焚五十年書稿。一九六七年三月,紅衛兵聞煙橋誦“夜來風雨聲,花落知多少”之句,乃指其誣蔑,,致腸胃出血而卒。年七十三。周瘦鵑聞而來吊,泣不能語,未幾投井而亡。

  姚民哀字肖堯,號蘭庵,常熟人也。甲午年生,遂父琴生從舅祖家朱姓。琴生既雅好彈詞,民哀少有熏陶焉。又從南社馮平學詩文,長而入光復會、南社。常作彈詞,然曾盜用成詩,爲報人所惡。於是改作小說,有《山東響馬傳》、《鹽梟殘殺記》、《南北十大奇俠》、《太湖大盜》、《箬帽山王》等十餘種,衍寫幫會,哀憫民劬。抗戰中受僞職,無何爲遊擊捕獲,於常熟之法燈庵。時民國廿七年(1938),卒年四十五。

  周瘦鵑名國賢,字祖福,吳縣人也。光緒二十一年(1895)生,父爲船員,憂庚子之變以死。兄弟三人,賴母汪氏女紅以繼。少極好學,考入上海民立中學,嘗與一女生英文名紫羅蘭者相愛,以門第之見,相思成瘦,于是終身有紫羅蘭癖。卒患病致鬚眉皆落,以假髮墨鏡飾非。因銜其苦,乃自號瘦鵑,抱啼血嘔心之志。常譯編外國小說,於《小說月報》,見重于包天笑,入南社。民三(1914),與王純銀、孫劍秋合編《禮拜六》周刊,多鴛鴦蝴蝶派小說,然葉聖陶、老舍、施蟄存、樓適夷等新派人物亦發迹於此。鴛鴦蝴蝶者,清詩“卅六鴛鴦同命鳥,一雙蝴蝶可憐蟲”之謂也。瘦鵑則有《此恨綿綿無絕期》、《恨不相逢未嫁時》、《遙指紅樓是妾家》、《阿郎安在》、《畫裏真真》、《行將再見》等,多哀情之作,陳小蝶有云:“瘦鵑多情人也,平生所爲文,言情之作居什九,然多哀豔不可卒讀。”又贈詩云:“彌天際地只情字,如此鍾情世所稀。我怪周郎一枝筆,如何只會寫相思。”時人因呼之哀情巨子。又有《亡國奴日記》小說,諷《二十一條》。後入中華書局,嘗譯編《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刻》,國人首見高爾基作品焉。周樹人兄弟交口贊之曰:“此當淫佚文字充塞坊肆時,得此一書,俾讀者知所謂哀情慘情外,尚有更純潔之作,則固亦昏夜之微光,雞群之鳴鶴矣。”

  民九(1920)始,編輯《申報》副刊二十年,嘗連載秦瘦鷗之《秋海棠》,轟動一時。民廿四(1935),自建園林于蘇州,曰紫蘭小築,壘石掘池,似不遜于諸名園。無何幼子覆水而亡,遂掩其池,惟余一井。日占期,留心盆景插花之術,常與競奇,漸能以園藝成家。民卅八(1949)後,國家領導人常來參觀,且贈有蘭花。又嘗赴京覲毛澤東,毛曰曾讀其許多文章,待有日可作一談。遂頗有待君雨露之望,亦一改文風,多作《花花草草》之類閑情散文,且全盤否定往日哀情之作矣。一九六八年,爲紅衛兵所迫,投井而卒,年七十四。一九八八年移葬吳縣小王山麓。

  張恨水名心遠,字芳松,安徽潛山人也。祖父爲參將,父爲稅官。光緒二十一年(1895)生於江西廣信,幼隨父宦遷,入私塾,好讀章回小說。十三歲,寫武俠小說,自繪插圖。稍長考入甲種農業學校,又擬出國留學。民元,其父猝卒,遽轉貧匱,返裏以數畝田濟日。未幾,赴蘇州入孫文之蒙藏墾殖學校,猶好小說,嘗與《小說月報》。二次敗績,輟學返裏,娶徐氏。苦悶,憤而作《青衫淚》小說,時年十八歲。民三(1914),赴漢口投親,日爲小報補白,取李後主“自是人生常恨水常東”句意,自號恨水。翌年,入文明進化劇團,輾轉湘鄂之間演出。無何貧病交加,複返里,猶筆耕不休。民八(1919),由郝耕仁薦爲《皖江報》總編,小說於是頻仍,亦曾宣傳五四運動,領導反日遊行,遂遭地方所忌。無何辭職赴京,任職於《益世報》,乘間學英文。自茲數年爲報人,頗無閒暇爲小說焉。

  民十三(1924),與胡秋霞女士結婚。始作《春明外史》小說,連載於《世界晚報》副刊,九十萬言,五年乃成。張學良愛其文字,與其訂交。越明年,複連載《金粉世家》,亦五年而成,煌煌百萬餘字,風行一時。時青年理想,莫不以爭平等爲尚。恨水則有持門第之見,以警傳俗之深厚也。已而張學良辦《新民晚報》,倩恨水作《春明新史》,時與《春明外史》、《金粉世家》、《青春之花》、《天上人間》、《劍膽琴心》同時連載,歎爲觀止。民十九(1930),辭報職,賃宅于北平,專力寫作。是年成《啼笑因緣》小說,連載於《新聞報》之副刊《快活林》,轟動一時,各報競相刊登,影劇競相改編,僞作競相續貂矣。恨水以是愈重于時,同儕皆莫與及也。是年,複有《滿江紅》、《落霞孤鶩》、《美人恩》小說,由世界書局出版。稿費甚巨,乃創辦華術專科學校。翌年,娶中學生周淑雲,爲改名周南。

  東北淪陷,作《太平花》、《九月十八》、《仇敵夫妻》等小說。未幾,遊歷西北,覩民劬苦,感而作《燕歸來》、《小西天》小說。旋赴甯與張友鸞合辦《南京人報》,連載《鼓角聲中》、《中原豪俠傳》小說,意在鼓舞民氣,時人稱爲國難小說,買者蜂擁。抗戰初退至漢口,申請赴前線遊擊,不許,旋當選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理事。此後數年小說,多硝煙彌漫,鋒芒畢露,斥外敵而刺時弊。如《八十一夢》、《魍魎世界》小說,爲當局所不容,乃以十四夢草草而結。時國人或自卑民族素質,恨水乃撰《中國民族素質不弱》一文駁之。

  抗戰已,得佩抗戰勝利勳章。毛澤東來渝,亦曾歡晤。未幾,返北平主編《新民報》,常涉左傾。又連載《五子登科》、《巴山夜雨》,皆刺時政也。遂爲當局所忌,於是辭職。民卅八(1949),《新民報》總編王達仁舉恨水爲國民黨幫兇,故大受刺激,致半身不遂。翌年漸瘳,然深居簡出,不論。雖尚常作長篇,惜乏才思,全非向時腴貌矣。海外曾传恨水已街头行乞,《大公报》一九五九年,妻周南病卒。此後健康日下,舊病每作,惟頤養而已。中,爲周恩來保護得免衝擊。一九六七年正月,以腦溢血卒,年七十二。

  恨水平生三千萬言,章回小說凡百部,詩詞三千首,形式如此,內容則合璧,絕非食古。故數十年來,未絕其響。又偶作散文,淡泊娟秀,實不輸與小說。

  鄭逸梅本姓鞠,名願,字際雲,號逸梅,安徽歙縣也。光緒廿一年(1895)生於上海,父早歿,依蘇州外祖,改姓鄭。少入省立二中,與范煙橋、葉聖陶等同學,始作文史小品。之後亦教亦文,嘗編《金剛鑽報》。而立之年,赴滬入影戲公司爲編輯,入南社。下筆如風,妙趣橫生,人稱補白大王,曰鄭公體。好作人物傳記,計有百七十篇,如《南社叢談》、《小說名家小史》等,于文史資料之保存,居功甚偉焉。又有《期刊從話》,收報刊百二十三種,頗爲詳盡。於小說則多小品,亦有武俠,惟無言情耳。性愛梅花,高吹萬贈聯云:“人澹如菊,品逸于梅。”卅八(1949)後,爲中學校長,猶筆耕不輟。中遭,幸得不死,入農工黨。之後下筆滔滔,一九九二年以腦栓塞卒,享年九十有八。當時尚能月作萬言。

  王小逸名次鑫,字熔生,署捉刀人,上海南匯人也。光緒廿一年(1895)生,早年學法科,畢業爲報人。與張恂子、顧佛影等交好,人稱浦東三傑。有《夜來香》等小說百餘種,皆豔情之作。尤以上海淪陷年間,最風行於市井,謂孤島消頹之證也。之後爲中學教師而終。

  馮玉奇署海上先覺樓,浙江慈溪人也。曾辦話劇團,偶作武俠,然與青社、星社等均無瓜葛。抗戰初,始廣作小說,自《解語花》以下,有百七十餘種,實無人可及。惟託名者亦多,故不可辨。十之七八乃言情之作,多淫趣而無寄託,然哀婉纏綿至於極處,與張恨水並有井水歌柳之目。卅八(1949)後移居。

  顧明道名景程,以字行,蘇州人也。光緒廿三年(1897)生,早年喪父,又患病致殘於膝。十七歲始作小說,署梅倩女史。未幾,入星社,與范煙橋等頡頏。民十八(1929),應嚴獨鶴之約,作《荒江女俠》小說,聲名鵲起。抗戰中,作國難小說。平生小說凡五十余部,尤以武俠爲重。民卅三(1944)卒,年才四十八。

  孫了紅名永雪,寧波人也。光緒廿三年(1897)生,少失愛侶,取了卻紅塵之意,自號了紅。初與周瘦鵑、沈禹鍾譯西洋偵探小說,而後自撰茲類,以《俠盜魯平》最爲膾炙人口。其情節奇崛處,過於程小青,人稱野貓。民卅五(1946),主編《大偵探》雜誌,有《藍色響尾蛇》小說。卅八(1949)後,爲越劇編導。有《萬古忠義》一劇,述李秀成事。體弱不勝,常咯血。一九五八年病故,年六十二。

  楊塵因字雪門,號煙生,安徽全椒人也。戊戌年生,幼穎悟,十四歲爲縣諸生,赴日本早稻田留學,入同盟會。辛亥後,應史量才聘,爲《申報》編輯,涉獵甚寬,結交甚廣,常與歐陽予倩、梅蘭芳、周信芳、汪優遊、朱雙雲等合作戲劇,時人稱爲鐵嘴。亦常作小說,有《江湖二十四俠》、《儒林新史》、《民潮七日記》、《新華春夢記》等,或武俠,或紀實,頗得名望。抗戰間,隱居鄉野,設館授徒。一九六一年病卒於上海,年六十四。

  文公直名砥,以字行,署萍水若翁,江西萍鄉人也。戊戌年生,母賢而惠,通明史,曾注《經》,曾誡公直曰:“兒習史,當於二十四史以外求之。”故自幼留心野史。少入同盟會,又從戎北伐,爵拜陸軍少將。無何湘鄂交兵,被系軍獄。於獄中得《千古奇冤》手抄殘本,述有明于少保事也。良有,出而作《碧血》三傳。其篇中跌宕有致,有《水滸》遺風。自序曰:“是時除因之澎湃,社會、經濟之作如雨後春筍,蓬勃叢出外,其餘雜誌小說漸趨於頹廢、之途。論者嘗慨嘆為每下愈況,喪失我雄毅之國民性。志欲昌明忠俠,挽頹唐之文藝,救民族之危亡。且正當世對武俠之謬解,更為民族英雄吐怨氣也。”時魯迅于上海筆戰群英,欲歐化中國語法,公直以其爲西人張目而駁之。又著有《泰西经济思想史》、《最近卅十年中國軍事史》,且留心人口問題。故其成就,不特在文學一途。

  宮白羽本名竹心,署呆杏,山東東阿人也。光緒廿五年(1899)生,長於東北,辛亥後遷天津。少好新文學,曾求教于魯迅兄弟。後爲報人,嘗獨家報道施劍翹刺殺孫傳芳事,文名大震。抗戰間困居天津,無以自給,乃以白羽爲號,連載《十二金錢鏢》。自此以武俠小說爲主,以辦學爲輔。有《大澤龍蛇傳》二卷、《偷拳》等二十二種武俠,與鄭證因、李壽民、王度廬並稱北派四大家。後世武林一詞,即自白羽始。卅八(1949)後爲報人,寡有武俠矣。惟見梁羽生《龍虎鬥京華》大行于海外,一時技癢,乃有《綠林豪傑傳》。然爲主義所累,全無揮灑。於是著力於古文字學,輯爲《甲金證史詮言》,另有筆記數十冊。一九六六年,筆記盡毀,悒鬱而卒,年六十七。

  胡梯維名治藩,以字行,署拂雲生,紹興人也。本爲銀行職員,兼寫小說,有《十裏鶯花夢》,寫上海十裏洋場。時論以爲淩邁同儕之作,爲說界放一異彩也。又曾爲扶風社寫《香妃恨》京戲,娶社伶金素雯,且與周信芳交好。後於滬上開點心店,夫妻甚相得。卅八(1949)後,爲建國會股肱,素雯爲京戲導演。一九六六年,附驥《海瑞罷官》而作《興唐鑒》,演魏征事。未幾,《海瑞罷官》獲罪,風聞罪將及己,夫妻相對懸梁而卒。

  鄭證因名汝霈,世居天津,經營木材生意,家境殷富。光緒廿六年(1900)生,幼通文武。長成與宮白羽交好,有鷹爪王系列小說等八十余種,時人目爲武俠之北派。一九六零年病卒於,年六十一。

  举报1楼赞楼主:夏双刃时间:2005-05-26 23:44:28裕德齡乃滿洲正黃旗人。光緒七年(1881)生,豆蔻隨父使日本、法國,通八國語言,能跳芭蕾舞。廿九年(1903),與妹容齡入宮慈禧太后,受封郡主,以爲公主也。以憫光緒被囚,乃藉百日孝出宮,嫁與美國人。于異邦思宮中舊事,乃作小說七種,風行海外。由陳貽先譯《清宮兩年記》、顧秋心譯《禦苑蘭馨記》、李葆真譯《清宮夜譚錄》,秦瘦鷗譯《禦香縹緲錄》、《瀛台泣血記》,而重譯亦多。抗戰間,爲祖國募捐甚力。一九四四年于卒於車禍,年六十四。

  吳雙熱名恤,字雙熱,一名光熊,字渭漁,署嚼墨廬,常熟人也。光緒十年(1884)生,早年於滬上參編《禮拜六》,已而返鄉辦報,穿梭江南一帶。有《孽冤鏡》小說,時人以爲《玉梨魂》之附驥耳。待《玉梨魂》易體爲《雪鴻淚史》,雙熱亦作《孽冤鏡別錄》與相儔。惟徐枕亞以爲其寓沈痛於滑稽,人皆不及也。又有《快活夫妻》小說,詼諧吳語,膾炙人口。民十六(1927),作話劇《敗葉摧花記》,刺國民黨員,爲當局。複有《蘭娘哀史》、《斷腸花》小說,皆哀情之作也。晚年爲中學教師,民廿三(1934)卒,年五十一。

  胡寄塵名懷琛,以字行,號秋山,安徽涇縣人也。光緒十二年(1886)生,十歲應童子試,竟題詩卷上以諷之,名動一時。又習武術,能縱躍一丈。後學新學,與柳亞子有金蘭誼,遂入南社,躋身同列,鼓吹。民初,聞宋教仁死,憤而作《清季野史》,有鞭屍罵曹之慨。又作《鍾》等,純口號也。已而爲南社編《叢刊》,且另作《南社始末》一書。後入商務印書館爲編譯,編輯《小說世界》。此後於小說深有玩味,自作數十種,如《弱女飄零記》等,不甚了了。惟涉獵甚廣,至則撰《墨子學辯》,以墨翟爲印度人,時人非之如雨。抗戰間,忍痛禪定,名其室曰波羅奢館。民廿七(1938)卒於胃疾。遺字五百萬言,及乎小說、詩學、修辭、文學史諸方面。

  周大荒名天球,以字行,湖南祁東人也。光緒十四年(1886)生,少入船山書院,轉省立法政學堂。民初,漫遊京師,爲張堯卿主編黨報。又爲人幕僚,閑撰《反三國志演義》,自走馬薦諸葛始,至蜀漢滅魏平吳,推重趙雲、馬超,令讀者耳目大快。一九五一年卒。

  許嘯天名家恩,字澤齋,號嘯天,浙江上虞人也。光緒十三年(1887)生,少從徐錫麟、秋瑾,作《越恨》以記其事。民初醉心話劇,曾入春柳社。然其成就在於小說,有唐、明、清三朝演義,尤以《清宮十三朝演義》爲著。多錄傳說志異,故與別家不同。嘯天以爲國故者各國所無,故恰可彰我國之無學也。民三十五年卒。

  徐枕亞名覺,別署東浦三郎,以字行世,常熟世家子也。光緒十五年(1889)生,父懋生善詩,兄天嘯爲報人。枕亞十歲能詩,少入常熟師範,與同學有《四癡酬唱集》。卒業爲人私館,慕主人家未亡人。終已不能忘,自負多情種。乃依本事,先後作《玉梨魂》、《雪鴻淚史》小說,哀婉纏綿之事,駢賦詩詞之筆,暢銷極盛,達於海外。附驥遂有吳雙熱、李定夷等,吳有《孽冤鏡》、《蘭娘哀史》,李有《霣玉怨》、《茜窗淚影》、《鴛湖潮》,然俱不及《玉梨魂》多也。故可謂一書成名,此民初之事也。之後複有《雙鬢記》、《余之妻》、《刻骨相思記》、《讓婿記》、《鴛鴦花》、《蝶花夢》、《燕雁離魂記》,似有才盡之憾。二十年後,顧羽譯《玉梨魂》爲白話,時人皆以爲況味全失,多此一舉耳。

  髮妻蔡蕊珠,爲生一子後旋卒,枕亞賦悼亡詩百首,署泣珠生。時劉春霖女懊儂久仰枕亞才華,今見其悼亡詩,傾倒不能自己,遂寄情書。枕亞感爲知己,乃拜樊樊山爲師,倩樊山作媒。遂於民十三(1924)再婚於。懊儂見枕亞儀態不修,酗酒嗜煙,大失所望,漸轉悒鬱,不久病卒。枕亞乃返常熟黃泥鎮蟄居。民國二十六年(1937)日軍入常熟,貧病悒鬱而卒,年才四十九。臨終云:“少年時喜事塗抹,於文字上因,應食此報。”餘一子名無病,托於長兄,長成終日遊蕩,不知所終。

  向愷然名逵,字愷然,湖南平江人也。光緒十五年(1889)生,自幼習武。以近苗人,故諳神怪。少曾兩赴日本留學,取父母在不遠遊之意,署平江不屑生。常與東瀛劍道中人,技藝大進。未幾,回國。曾辦國術館于長沙,撰拳術專著若干。然其平生愛好,實在小說。初于日本,見留學生竟日浪遊,作《留東外史》小說,賤賣與上海書商,竟一鳴驚人。自是著力于此,續作留東之史補、新史、外史,至于無複可寫,乃轉攻武俠。愷然本不好交際,日與一妾一猴一犬蝸居小樓之上,以煙霞癖維持靈感。作蠅頭小楷,每行可百十餘字,日可數千言。有《江湖奇俠傳》、《近代俠義英雄傳》、《江湖大俠傳》、《江湖小俠傳》、《江湖異人傳》、《現代奇人傳》、《半夜飛頭記》、《獵人偶記》、《江湖怪異傳》、《煙花女俠》、《雙雛記》、《豔塔記》等,皆曲折離奇,與神怪相出入。尤以《江湖奇俠傳》爲尚,且因之有大俠、小俠、異人、怪異諸傳爲續,人間始有江湖矣。時人擇其火燒紅蓮寺一節,演繹爲京劇、電影,跟風附驥者無數,亦上海灘一盛事也。卅八(1949)後,出家爲僧,隱居長沙妙高峰。一九五七年以腦溢血卒,年六十八。

  畢倚虹名振達,號幾庵,又署娑婆生,以字行世,儀征人也。光緒十七年(1891)生,幼隨父宦居杭州。少擅詩文,捐兵部郎中,改刑部,娶楊雲史之女芬若。宣統三年(1911),隨陳思梓使爪哇。適諸省,乃滯留上海,入中國公學讀法政。曠課最多,然每試輒優。又得黃侃親授,精於舊學。畢業爲律師,生意清淡。偶于《婦女時報》,得識主編包天笑,一見如故。已而入陳思梓之《時報》爲報人,主辦副刊,於是始作小說。初有長篇《十年回首》,署春明逐客,類乎自傳,時人以爲不遜於《官場現形記》。又有《人間地獄》、《上海》等。皆綺思妙想,文采斐然,極辭裏花飛,行間蝶舞之妙。於人物則妙在寫實,每寫一人,尤能曲寫其口吻行動,至於逼肖,掩卷以思,其人躍然紙上,栩栩欲活。故能引人入勝。多以《人間地獄》爲其代表作,實自序流連娼寮之事,人物可對應包天笑、蘇曼殊等。袁寒雲以爲兼《儒林外史》、《品花寶鑒》、《紅樓夢》、《花月痕》四書之長,孫東吳則以之與《孽海花》並駕。

  倚虹亦主創《銀燈》、《小時報》、《上海夜報》、《上海畫報》等刊。《銀燈》者,中國電影刊物之始。《上海夜報》者,中國晚報之始。《上海畫報》,中國畫報之始也。又善詩詞,有《幾庵絕句》,且嘗爲清季女子選《銷魂詞》、《光緒宮詞》。故其成就,不特在小說一途。當年於上海灘,能鬻文而買汽車者,惟倚虹一人。惟好留連風月,結婚離婚,致債臺高築,身力憔悴。民十四(1925)卒,年才三十有五。三子季龍,嘗爲聯合國副秘書長。

  平襟亞名衡,號秋翁,別署網珠生、襟亞閣主人,常熟人也。光緒十八年生(1892),逾冠赴滬,初爲報人,曾筆伐日人,被一月。民十五(1926),撰《人海潮》小說,以刻畫入微勝。翌年辦中央書店,專爲出版章回小說。民三十(1940),辦《萬象》月刊,聘陳蝶衣等主筆。又曾兼務律師。卅八(1949)後,惟作評彈。一九七八年病卒。

  程小青本名福林,字青心,署繭廬,祖籍安慶,太平天國時遷上海。光緒十九年(1893)生,家貧失學,入樂隊吹黑管,又嘗爲鐘錶店學徒。常借閱圖書,久而能下筆。即賣文爲生,識惲鐵樵。偶讀柯南道爾福爾摩斯探案小說,乃作《燈火人影》,于《快活林》。此後一發不可,執偵探小說之牛耳。有《霍桑探案系列》三十餘冊,窮思妙想,剝繭抽蕉,令人稱奇。且不自輕慢,以爲偵探者化裝之科學教科書也。民十一(1922),主編《偵探世界》半月刊,入星社。抗戰中困居滬上,有氣節。著論滔滔,小說、影劇、雜文、譯作均舉手而就,。卅八(1949)後,入促進會,常取肅反題材作驚險小說。中,與周瘦鵑、范煙橋並稱蘇州三家村,被批鬥于開明大戲院,家產被抄沒。一九七一年解放,聊寄興於詩詞而已。一九七六年卒於肺病,享年八十有四。有《繭廬詩詞遺稿》存世。

  李壽民本名善基,四川長壽人也。取長壽縣民之意,易名壽民。又有青梅竹馬之交名文珠者,日後煙花,因而唏噓,自號還珠樓主。光緒廿八年(1902)生,父嘗爲常州知府。十歲,隨父奔喪返里,已能下筆如飛,有神童之目。又隨塾師王先生壯遊蜀山,曾三登峨嵋,四上青城,識異人,學氣功,通各家武術。未幾父喪,隨母投親于蘇州。稍長,身材魁偉,文武全才,赴津充傅作義秘書。而已又客巨富孫仲山家館,久之,與孫二小姐經洵私奔。孫家傳警拘之,雖得釋,然翁婿終身交惡矣。壽民以爲貧賤無已報良人,於是撰《蜀山劍俠傳》,於民廿一(1932)始連載於《天風報》,又交勵力印書局單行。滔滔不可止,至民卅八(1949)止,有二百五十萬字,未完之巨作也。迷離神怪,壯麗風光,有山水人物筆記之勝,以文學性與故事性兩端判之,均上乘之作,渾非市井之文也,故他人絕難模仿。又有《青城十九俠》、《雲海爭奇記》、《蠻荒俠隱》、《長春真人專集》、《武當異人傳》、《女俠夜明珠》、《獨手丐》、《輪蹄》等三十餘種。《獨手丐》記張獻忠之事,《輪蹄》則當年婚姻之事,其餘皆《蜀山》之流亞耳。壽民十日可單行一冊,日必撰兩萬言,故煙霞癖極大。抗戰中滯留京華,因得罪書商,爲日僞拘七十日。幸有好讀《蜀山》者,助其脫困赴滬。惟獄中煙癮,視力大損,此後以口授行文,而未稍止。且勤於檢閱故籍,流連書館,故非止才情之勝,亦深具學養也。卅八(1949),盤桓猶疑,未赴臺灣,於是不復能作武俠,更盡焚舊稿,赴京投尚小雲,爲京戲編劇,有《岳飛傳》、《白蛇傳》等。一九五八年,或於報端誣其作品放毒,壽民憤而中風。纏綿病榻兩年餘,猶口授《杜甫》小說八十万言,寄託身世。一九六一年卒於食道癌,年五十九,恰與杜甫同壽。

  黃南丁名炳星,蘇州人也。光緒廿九年(1903)生,曾入星社,好作武俠,有《天涯奇人傳》等。然其最著者,乃《楊乃武與小白菜》,此清末名案也,見《庶人傳》。抗戰間卒。

  劉雲若名兆麟,以字行,天津人也。光緒廿九年(1903)生,少能辭賦,初供職於銀行,後專力寫作。報人王小隱甚激賞之,曾編輯《北洋畫報》。小說四十餘種,多言情之作。《春風回夢記》,乃其成名之作。《紅杏出牆記》,則其拔萃之作也。多感傷津門胭脂之事,而曲折臻極,出乎庸俗之上。故鄭振鐸以爲其造詣遠在張恨水之上,信其然者甚衆焉。一九五零年,作《雲破月來》小說方已,突發心臟病而卒,年四十七。

  朱貞木名楨元,字式顓,拆一字号貞木,紹興人也。光緒三十一(1905)生。善丹青金石,文章亦清麗。嘗與李壽民同事于天津電話局,於是亦作小說,有《鐵板銅琶錄》等十七種武俠。抗戰中,嘗事日資電話公司。故戰後失業,自營餐館度日。卅八(1949),作《七殺碑》武俠,雄渾飛揚,細膩傳奇,熔合南北之風。又廢對句回目,創短句章節,就形式而言,後人目爲港臺新派武俠之祖。

  秦瘦鷗名浩,以號行世,嘉定人也。光緒末年(1908)生,畢業于商科大學,精通英文,畢業後供職於鐵局。常遣興作小說,張恨水,久之轉爲新聞記者,兼爲大學講古典文學。美豐儀,好交際,明星如蝴蝶、阮玲玉等均與交好。民十八(1929),作《孽海濤》小說,初露崢嶸。此後陸續譯出德齡之《禦香縹緲錄》與《灜台泣血記》,及西洋偵探小說若干。民三十(1941),連載《秋海棠》於《申報》,記軍閥伶人事,讀者無不唏噓,遂至聲名鵲起。三十三年(1944),輾轉至重慶,入張恨水之《新民報》爲主筆。卅八(1949)後,供職於出版社。間,數被批鬥,幾欲求死而不得,密撰《劫收日記》以記其事。後續寫《秋海棠》後事,卒未成。一九九三年病卒,享年八十有五。

  王度廬名葆祥,字霄羽,旗人也。宣統元年(1909)生,家貧。少有偷光攀籬之勤,稍長以小報編輯,始作小說。日寇華北,山陝一帶,作《河岳遊俠傳》小說,抗戰後大行於世,目爲北派之佼佼者。其武俠十六部,糅言情于武俠,爲前人所少。卅八(1949)後任教于各地,一度下放,後遷居鐵嶺。一九七七年病故,年六十九。一生自卑此道,以爲與伶人唱堂會概同。然其鶴鐵系列之《臥虎藏龍》,三十年後徑登大雅,自非向可知也

  牛鶴亭署臥龍生,河南鎮庭人也。民十九(1930)生,少入伍,好讀章回小說。民卅七(1948),隨軍赴台。四十八年(1959)作《玉釵盟》小說,成名於台港南洋。自此有武俠小說四十余種,尤以《飛燕驚龍》之武林門派與江湖一統爲標新立幟,於後彥影響甚巨。亦製作電視,賺利頗豐,然不善經營,至晚景淒涼。八十六年(1997)卒,年六十七。

  熊耀華筆名古龍,江西人也。民廿六(1937)生於,四歲遷臺灣。十四歲父母離異,隨父而父酗酒暴躁,故成名不談幼年時。好酒肉朋友,狎舞女,故學業未卒,隱居瑞芳鎮三年。以愛讀日人推理小說,自作武俠,居然與衆不同。平生所作數十種,尤以李尋歡、陸小鳳、楚留香、傅紅雪、王憐花五人爲奪目,雖皆草草交稿,卻偏落筆成仙,翩翩擅勝場矣。又不繁冗招數,洗煉,非武俠向來風貌。故當日武俠小說,金庸爲盟主,而古龍不遑稍讓也。平生重色不輕友,民七十四年(1985),暴飲而死。年才四十九。

  论曰:今人托大,以金庸、古龙为不世出,实则之世,小肖、还珠小说,足作前哲。若鸳鸯蝴蝶之讥,则敝帚自珍者之谓。观夫冯玉奇、张恨水动辄百万言时,新派小说长篇何在耶?以两体之文,作一世之争,实无谓也。且百姓所好者,未必遂其登高喧哗者之志焉。

  举报6楼赞楼主:夏双刃时间:2005-05-26 23:58:19说明:该帖总是发不上来,后经仔细试验,发现是“李定夷”一章的问题。但我仔细看了几遍,发现并无特别之处。然而无奈何,只有不发了。特此说明。

  举报9楼赞作者:smith_1688时间:2005-05-27 10:06:31向愷然名逵,字愷然,湖南平江人也。光緒十五年(1889)生,自幼習武。以近苗人,故諳神怪。少曾兩赴日本留學,取父母在不遠遊之意,署平江不屑生。常與東瀛劍道中人,技藝大進。未幾,回國。曾辦國術館于長沙,撰拳術專著若干。然其平生愛好,實在小說。初于日本,見留學生竟日浪遊,作《留東外史》小說,賤賣與上海書商,竟一鳴驚人。自是著力于此,續作留東之史補、新史、外史,至于無複可寫,乃轉攻武俠。愷然本不好交際,日與一妾一猴一犬蝸居小樓之上,以煙霞癖維持靈感。作蠅頭小楷,每行可百十餘字,日可數千言。有《江湖奇俠傳》、《近代俠義英雄傳》、《江湖大俠傳》、《江湖小俠傳》、《江湖異人傳》、《現代奇人傳》、《半夜飛頭記》、《獵人偶記》、《江湖怪異傳》、《煙花女俠》、《雙雛記》、《豔塔記》等,皆曲折離奇,與神怪相出入。尤以《江湖奇俠傳》爲尚,且因之有大俠、小俠、異人、怪異諸傳爲續,人間始有江湖矣。時人擇其火燒紅蓮寺一節,演繹爲京劇、電影,跟風附驥者無數,亦上海灘一盛事也。卅八(1949)後,出家爲僧,隱居長沙妙高峰。一九五七年以腦溢血卒,年六十八。

  楼主似有不少明显的遗漏。现据我不确切的记忆略做补充。平江不肖生(而不是平江不屑生)应当做过安徽大学的文学教授。建国后(1951年?),还担任过全国武术观摩大会的裁判,1949年后出家为僧的说出何处?平江不肖生至少还有一部相当著名的小说LZ没提到,那就是《大刀王五霍元甲侠义英雄传》,若干年前,风靡一时的电视剧《霍元甲》即取材于此(只是港剧将改编变成了瞎编,不提也罢。)

  举报10楼赞楼主:夏双刃时间:2005-05-27 11:06:44谢楼上,我的确做不到面面俱到,历来文苑传的人物,都是篇幅有限,恐不能面面俱到,还望海涵。

  举报14楼赞作者:ICOPP时间:2005-05-28 08:05:28“论曰:今人托大,以金庸、古龙为不世出,”那这里提金庸了妥不妥?

  妥,因为这是历史,不是按时间叙述的小说,把后代的人物和要讨论的人物相比较,也是写史的一种技巧和方法,总之,写史不必太过拘泥,当有新风,史学方可有进步。

  举报18楼赞楼主:夏双刃时间:2006-11-21 21:23:28此文可作资料。近日我将修订,并增加不少人。我认为鸳鸯蝴蝶派在时代,远较新派小说流行,而且,论长篇巨制,新派更无法望其项背。新派之所以成为主流,原因不外乎二:1、上台,破四旧(因此产生不了新派武侠)。2、白话文正式成为语言,国民仅存的一点风雅也被交待了。

  此文中陸士諤与惲鐵樵,一由医入文,一由文入医,曾有医者见此帖,大为惊喜,转而向人云及此事。深慰我心。

  其他如武林、风尘、刺客诸传,都足作资料之用。由于未能录全,大多列为“上”篇,以后自然要补上“下”篇。文苑之诗人、伶人之影人等,都断断续续地写了一些,尚不能成篇,容我有暇成之。

  举报20楼赞楼主:夏双刃时间:2006-11-21 21:24:45此文可作资料。近日我将修订,并增加不少人。我认为鸳鸯蝴蝶派在时代,远较新派小说流行,而且,论长篇巨制,新派更无法望其项背。新派之所以成为主流,原因不外乎二:1、上台,破四旧(因此产生不了新派武侠)。2、白话文正式成为语言,国民仅存的一点风雅也被交待了。

  此文中陸士諤与惲鐵樵,一由医入文,一由文入医,曾有医者见此帖,大为惊喜,转而向人云及此事。深慰我心。

  其他如武林、风尘、刺客诸传,都足作资料之用。由于未能录全,大多列为“上”篇,以后自然要补上“下”篇。文苑之诗人、伶人之影人等,都断断续续地写了一些,尚不能成篇,容我有暇成之。

  天涯一向自诩为中文网上家园,但是随着天涯越来越大,天涯越来越像个,编辑们眼睛都瞄着那些不派他们马匹的id,随时准备,当然暗杀是编辑们的第一步工作,更可恶的是,天涯社区的编辑斑竹们,网络,用刷尸,的手段对付普通网友,天涯如此,何在,网络论坛共平公开,被天涯的编辑们赤楼楼的,在此呼吁大家远离天涯,远离!

  举报45楼赞作者:sophtek时间:2007-01-22 23:26:19朱貞木名楨元,字式顓,拆一字号貞木,紹興人也。光緒三十一(1905)生。善丹青金石,文章亦清麗。嘗與李壽民同事于天津電話局,於是亦作小說,有《鐵板銅琶錄》等十七種武俠。抗戰中,嘗事日資電話公司。故戰後失業,自營餐館度日。卅八(1949),作《七殺碑》武俠,雄渾飛揚,細膩傳奇,熔合南北之風。又廢對句回目,創短句章節,就形式而言,後人目爲港臺新派武俠之祖。

  朱贞木废对句回目,创短句章节,非自《七杀碑》始,早在三十年代即用之于其武侠小说中,为传者不可不察!

  举报46楼赞楼主:夏双刃时间:2007-01-23 00:05:50答楼上:1949年以后的纪年,采取所在地原则,在中国和、海外的,用公元纪年。

  举报47楼赞作者:专职娘时间:2007-01-23 00:11:54写的,,现实生活你也就配当个刷屏的清洁工!!!

相关推荐